原点文学社将于本周日(10月13号)上午9点开始在博学广场进行纳新,只要你对文学感兴趣,就会得到原点的召唤。我们欢迎新生的到来,欢迎新的原点人!
Top10 Show

   品书论世
苏东坡
作者:稼下轩 来自:原点 时间:2008-3-29 人气:3010

  中国历史的文化名人不胜枚举,倘若我们闭上眼想一想他们的面孔会非常有意思。孔子庄子白须皱面双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屈原或昂首提剑神游八极或江畔蹒跚吟衣衫褴褛,司马迁埋头青灯孜孜不倦,陶渊明头戴草帽躬耕南山,李白月下醉酒,杜甫风中苦吟。到了苏东坡我的思绪就乱了——是在陇上田边与百姓聊天,还是在朝堂上直言进谏?是在山峰江上慨然赋诗,还是在庐中棚下黯然思索?是在亭子里快意醉酒,还是在案牍上专心批文?关于他的形象太多太多……这个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才子,无论是受当时百姓爱戴,还受当代者的敬佩,较之其他几位似乎更胜一筹。


  据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叙述,在杭州外地人若说苏东坡是四川人,当地老百姓会和你急。余秋雨在《山居笔记》中也写到,当一台湾记者问他中国文化名人中最喜欢谁时,他回答道,苏东坡。把苏东坡作为偶像的人很多,这也难怪。你看,作为诗人词家他深受做文学人的喜爱,有“词圣”之称;作为“宋四家”之一他的书法也受书法界的追捧;而且画也非常不错,有名的《墨竹》至今在各种文字中常提到,“胸有成竹”一词便来于东坡的画竹心得;这还不止,作为一名官员他也非常受百姓的爱戴,这与他的随和爱民以及卓越的政绩是分不开的。民间流传关于苏东坡的奇闻趣事也多,在这方面恐怕只有李白与之匹敌。如果以当下时髦的说法冠之以“文化超男”一点不过。那么,苏东坡到底是一个什么形象呢,为什么这么受欢迎,还得深入说明下。


  一、才子性情


  景佑三年(公元1036年),苏东坡出生于四川眉山城内纱縠行的家宅。其父亲苏洵字明允,弟弟苏辙字子由,三人同列“唐宋八大家”,世称“三苏”。苏东坡童年时,父亲苏洵常常在外游历,母亲程氏在家教导孩子。一个伟大的人物必是有一伟大的母亲的,这句话一点都不错。程氏是一位贤明的母亲,且知书达理。东坡六岁时,母亲教他读《范滂传》。范滂是东汉后期的名士忠臣与当时的儒子学士一起反对阉臣专政,后遭迫害,不愿偷生欲赴黄泉,诀别前向母请罪(滂由母日:“仲博孝敬,足以供养,滂从龙舒君归黄泉,存亡各得其所。惟大人割不可忍之恩,勿增感戚!”),范母通达赞成儿子舍生取义的作法(母日:“汝今得与李、杜齐名,死亦何恨!既有令名,复求寿考,可兼得乎?”)小东坡被这故事所感动问母亲说:“妈妈我以后想作范滂那样的英雄,您容许吗?”母亲笑道:“你能做范滂那样的人,我就不能做范母吗?”所谓言传身教耳濡目染,东坡日后身上所张扬的浩然正义之气与儿时良好的家庭教育是分不开的。八岁时,东坡入私塾,他聪明好学深受老师喜欢。十一二岁时,苏轼苏辙两兄弟便在父亲的训导下苦读天下文章。风轩内,两个缠辫小子咿咿呀呀,父亲一旁高卧,每到儿子有读错之处便敲一下他们的圆脑壳并予以纠正。有时侯还会出一些题目来考一下儿子,看着两兄弟争执不休,苏父捋捋胡须分别评价。苏辙后来在寄给兄长的一首诗中谈到此情景——“闭门书史丛,开口治乱根。”在学习历史的过程中探讨得失以名当世。这种理论联系实际的学习方法不仅给苏轼打下了扎实的文史基础而且培养了他日后的为政才干。


  和所有的少年才子一样,苏东坡性格也是轻狂张扬的,而且他人也长得高大壮实潇洒帅气。据《苏东坡传》上说:“东坡生而颅骨高,下巴和脸大小相配,英俊挺拔,结实健壮。”这么个典型的实力派兼偶像派的少年才俊自然受不少女儿家喜欢,东坡十八岁时娶了家住眉山青神附近的王弗小姐为妻。关于他们夫妻间的事,暂先不提后面会说到的。娶妻成了家就该立业了,嘉佑元年(公元1056年)苏轼随其父、弟出四川过剑阁翻秦岭达汴京参加科举。次年,兄弟二人同中进士。据史料记载,当主考官欧阳修看到苏轼的这篇文章《刑赏忠厚之至论》时大为惊叹,当即欲取第一,但当即转念一想觉得只有自己的学生曾巩才能写得出这等奇文,可是曾巩是自己的学生若取第一岂不会遭人闲语,所以欧老大笔一挥苏轼落了个第二。后来在殿试中当仁宗看了苏轼兄弟二人的文章后曾欣喜的对曹皇后说:“朕为子孙得二贤相矣!”


  那么事实上我们知道少年得志的东坡日后的仕途并非一帆风顺,甚而是贬而又贬越贬越远。这诚然与当时特殊的政治环境有关,但性格决定命运,苏东坡仕途多舛与他的性格是有很大的关系的。那么苏东坡的性格是怎样的呢?我想大多数人会想到豪放二字,那么苏东坡本人是怎么评价自己的呢?他说——我上可以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孩童老人,眼前所见天下之人没一个是不好的。能说出这样壮语是不容易的,首先从客观方面讲你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野文趣事无所不知否则你不能“侃”怎么陪各色人等呢,东坡学识渊博具备了这一基本素质。其次,从主观角度讲你还得愿意“侃”,东坡心胸阔大平易近人又喜好谈论口才极佳,常常能逗得听者笑声不断。具备了这两点还有什么人不能陪的呢?坏人,可在东坡眼里看来天下无一个不好人。这是何等的胸襟,何等的善良,甚至都有几分可爱了。这就是苏东坡,也只有苏东坡才这样。


  我们再从苏东坡的一些词作之中寻找一点预示他命运的影子。在他早年的诗作中有这么一首流传甚广——“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哪复记东西。”我们分析分析——“雪泥鸿爪”寓意深刻,颇似一句禅语:“譬如雁过长空,影沉寒水,雁无遗踪之意,水无留影之心”,也很想泰戈尔的一句名言:“天空没有留下鸟的痕迹而我已飞过”。禅语追求的是一种超脱和释然,泰戈尔的诗句给人一种空灵与飘然的感觉,二者在本质上都是一致的。而苏东坡的这首诗在“鸿飞”和“留爪”以及“追逐”和“停留”间并没有偏重,意在说明人生的意义不只在于永不停息的奔波,有时也要回头看看身后那些深深浅浅的脚印,充满了动与静的辩证味道。著名的台湾诗人余光中据此写了很优美的诗句“九百年的雪泥,都化尽了,留下最美的鸿爪,令人低回”。鸿这一意向在苏诗中并不少见。在朝廷排挤旧党之时苏轼曾写下了“天际伤鸿戢翼,月明惊鹊未安枝”的凄美之句展示了内心的惶恐和伤感。被贬黄州时写下了“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鸿”在苏轼诗词中成了一种心怀高志独自飘游孤独伤感的意象。其实纵观东坡一生似乎很少在某个地方停留很长,尤其是一贬再贬总处在颠沛流离之中,北到山东南至海南,大半个中国都留下了他深刻而又淡然的鸿爪。有人说一人的名字里某些时候就预示了他一生。苏轼苏辙虽为兄弟而性情实则大异,一个张扬一个内敛,一个活泼一个沉稳,一个躁动一个理智。轼,车之扶手,不仅展露在外且装饰华美;辙,车之辗痕,藏于下不为人所注目。苏轼豪爽率真加之才华过人难免为人所妒,苏辙沉稳机智冷静权变,虽同遭迫害,但不像哥哥那样每次都处在风口浪尖。性格决定命运,东坡一生坎坷,我们再来看看他走上仕途后的种种。


  二、东坡同僚


  首先得说说欧阳修。欧阳修是继范仲淹后北宋政坛上的又一大儒,天下学子所仰慕的文坛盟主,有文圣之称。最为我们所熟悉的莫过于他的《醉翁亭记》了。他的诗作流传也很广。写离别的名句“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写元宵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写闺怨的“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等等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对他的评价颇高——“永叔‘人生自是有情痴,此事不关风与月’,‘只需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易离别’于豪放之中有沉着之致所以尤高。”就是这个闻名天下的文学大家人品也极高专以发现贤才鼓励后生为己任。当他看到东坡给他来信时说:“读东坡来信,不知为何,我竟喜极汗下。老夫当退让此人,使之出人头地。三十年后无人再论老夫。”醉翁的眼光是独到的,苏东坡果然成为继他之后北宋文坛上的又一颗巨星。二人在当时是有着良好的师生朋友之谊的,多少年后苏东坡已成风霜老人时还深情的怀念着这位恩师——

          
              木兰花令•次欧公西湖韵


            霜余已失长淮阔,空听潺潺清颖咽。 
            佳人犹唱醉翁词,四十三年如电抹。
            草头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还二八。
            与余同是识翁人,惟有西湖波底月。


  按说在老师和韩琦等朝廷重臣的关怀和提拔下,苏轼在仕途上本应平步青云的,但是自公元1057年中进士后家中接二连三频遭变故八年内母亲妻子相继病逝。公元1066年父亲苏洵也病故了。我们知道古代重孝悌之义,父母病逝在京为官者都是要回到老家服丧的俗称“丁忧”一般是将近三年。所以苏轼在朝为官的最初十年内因亲人的离去大约是有六年的时间服丧在家的。等到苏轼守完父丧回京时,朝廷里已发生了变化,神宗即位,另外一个与东坡一生命运密切相关的人物出现了,他就是王安石。


  王安石是传奇式的人物,对于他的功过是非向来是褒贬不一的。大家都知道北宋历史上有个十分著名的改革“熙宁变法”,那就是王安石主持的也称“王安石变法”。他的政治经济才能暂且不说,单是在文学方面也是颇有造诣的。和苏东坡一样也是位列“唐宋八大家”之一,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诗篇名作。一首《桂枝香•金陵怀古》让我们领略了他风流倜傥的一面。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征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画图难足。
  念往昔,豪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衰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红楼名家周汝昌点评时称王荆公此词“笔力清健,境界朗肃”,这八字点的颇为到位。《古今词话》云:“金陵怀古,诸公寄调《桂枝香》者,三十余家,惟介甫为绝唱。东坡见曰‘此乃老狐狸精也’。”如果以人如其文来推测王安石的性格形象恐怕会范错误。那么荆公其人到底怎样呢?一个子形容——怪。行为古怪、思想古怪、偏执、自信、妄想狂……这些激烈的字眼都可用来形容他。这个人生活特不讲究,仪表邋遢。据说是从来不换长袍的,身上有衣遮体即可,不管多脏多臭!吃饭时也很奇怪,筷子只伸向眼前的那盘菜,一扫而光。


  就是这个怪人被列宁誉为“中国十一世纪改革家”,关于那场决定宋朝命运的改革,历史上一直争论不休。但达成的基本共识是,改革本身的措施没错,只是用人出现了问题,而且又过于草率,引起保守派的不满。王安石以当时士大夫少有的眼光和魄力轰轰烈烈进行的这场改革目的是改变北宋“积贫积弱”的改革,没想到却酿成了一场政治斗争。不少政治投机者披着拥护改革的外衣兴风作浪排除异己,北宋不大明朗的上空又加深了厚厚的不详的阴云。在王安石执政期间一大批贤良之臣如司马光、欧阳修、文彦博、韩琦、范纯仁等或贬或迁打成“右派”。那么,苏轼对新法的态度是什么呢?当时的士子不师荆(王安石)便随温(司马光),但苏轼却和而不随,他认为新法有错但并非全错。而且他本人和王安石也保持着较好的私人关系,两人多有唱和之作。下面列举一首:


            骑驴渺渺入荒坡,想见先生未病时。
            劝我试求三亩宅,从公已觉十年迟。


  这首诗是苏轼赴汝州途经金陵,拜访当时罢相在家的王安石写的,表达了对王安石的问候和敬仰之情。


  但是苏轼毕竟夹在了新旧两党之间,从此便始终摆脱不了朝堂上挤眉弄眼小人的暗算,开始了漫漫的外放和迁贬之路。


  三、迁贬之路


  苏东坡晚年有这么一首诗总结自己的一生:“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说自己平生的功业只在这几个被贬之地,言语中多自嘲之意。我们来看看东坡一生的足迹,有这么几个地方得重点提提:杭州、徐州、黄州、儋州。


  杭州这个城市可以说是深深的刻下了东坡的印记。杭州享负盛名的“苏堤”、“东坡肉”直接与东坡其人有关。看看杭州的地图我们就更能明白杭州跟苏轼的交情了。市内两条大道分别取名为“东坡路”和“学士路”,另外还有“学识桥”、“学士港”、“学士居”、“学士公园”等诸多纪念东坡的景点实物。为什么杭州与东坡如此结缘呢?我们再看看那段历史。


  神宗熙宁四年(公元1071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苏东坡来到杭州。这次来杭州是苏轼主动向朝廷奏请的,因为变法缘故苏轼觉得与其在朝中勾心斗角不如到外面给百姓做点实事。这次来杭州他任的是通判之职,也就是杭州市的副市长。在地方建设上他无权多出力,和妻子王弗住在凤凰山顶,日子很是悠闲。杭州繁华秀丽,柳永的一首《望海潮》已极尽其美。


  初到杭州的苏东坡就写下了这样的欣喜之句:


            未成小隐聊中隐,可得长闲胜暂闲。
            我本无家更安往,故乡无此好湖山。


  东坡天性浪漫,他飘逸的才思在杭州这个城市得到了淋漓的发挥。杭州的秀美杭州的温情都深深的打动着这位伟大的诗人,杭州的“眼睛”——西湖更是与他结下了不解之缘。关于这一点林语堂先生在苏东坡传里作了如此动人的解释——“ 在性情,在放浪的风情,在爱与笑等方面,苏东坡与西湖是密不可分的。西湖的诗情画意,非苏东坡的诗思不足以极其妙;苏东坡的诗思,非遇西湖的诗情画意不足尽其才。”苏东坡写西湖的诗很多这首最有名了: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自此之后,西湖便有了她更美丽的名字——“西子湖”。在杭州期间,苏东坡尽情享受大自然。或是与歌妓侍从泛舟西湖,或是一人独访名山古刹,或是与客醉酒,或是与僧谈禅。享尽自然美景,穷乐禅思哲趣。可以说在杭州度过的日子是苏轼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1189年当苏东坡再来杭州时他已是五十四岁的老人了,这次他是以市长的身份来管理杭州的。上任之后,他最大的功绩莫过于对西湖的整治。当时西湖多半遭埋,东坡力排众议开始了浩大的“退耕还湖”工程。他亲自绘图设计与民工一起掘淤泥筑长堤,于是有了今天的苏堤。而且“苏堤春晓”还位居“西湖十景”之冠。杭州百姓对苏轼的感情是很深的有诗为证:


            翰苑仙人去不还,长留遗迹重湖山。
            一钩残月莺呼梦,诗在烟光柳色间。


  林语堂说杭州是苏东坡的第二故乡,此言不虚。


  再说说徐州,之所以要说徐州是因为苏东坡在徐州的任知州时确实体现了他办实事的政治之才以及心忧百姓的情怀。熙宁十年丁巳(1077)四十二岁的苏轼来到了徐州。徐州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古称彭城,楚汉相争时,刘邦曾于彭城大败项羽。苏轼上任不到三月黄河流经澶州决堤,徐州洪水告急。城内有富户欲逃城避灾,城内百姓人心惶惶。此时苏轼挺身而出稳定人心,誓与徐州共存亡,接着以其实干精神与全城军民百姓一道抗洪抢险筑堤修岸并价高城墙。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徐州得以保全。苏轼次年又在城东北角修筑十丈高的黄楼以作纪念。朝廷嘉奖苏轼,徐州城百姓也更是爱戴这位好官。苏轼在徐州所待时间并不长,但却留下了一首很有名的词作:


                          永遇乐 

 

  彭城夜宿燕子楼,梦盼盼,因作此词。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紞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从这首词的后几句“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我们可以感觉到苏轼身上那特有的对历史人生的达观态度。在过多少年后我已作古人们看着这黄楼会不会为我感叹呢!全词从静寂的夜景写到思乡又思乡又想到美丽的历史从历史又审思宇宙人生,写景清丽,感情于纤细之中又贯以大气,不得不令人佩服!公元1079年苏轼又被调往湖州,离开徐州时苏轼又写下了这样的凄婉之词:


             江城子•别徐州


  天涯流落思无穷!既相逢,却匆匆。携手佳人,和泪折残红。为问东风余几许?春纵在,与谁同!  
  隋堤三月水溶溶。背归鸿,去吴中。回首彭城,清泗与淮通。欲寄相思千点泪,流不到,楚江东。


  然而,在湖州还未扎稳脚,苏轼便遭遇了人生的最大的挫折,因“乌台诗案”被捕入狱,后经多方营救,苏轼被贬黄州。在黄州苏轼开始了一生伟大的转折。在黄州,苏东坡的日子过得是很苦的。虽有一个团练副使的小官,但是只是挂个牌连俸禄都没有,而且也没有住房、没有田地。苏轼平常花钱大手大脚奉行“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消费理念,所以手头积蓄也少。没钱没吃没住的这日子的确难过,何况当时苏轼还携家带眷的。一切只好从头开始,盖雪堂,耕东坡,砍柴烧火,苏轼开始以一农民的形象呈现在人们眼前。而这一形象也成全了苏东坡,东坡本性淳朴热爱自然,被贬黄州他不用再在政治漩涡中左突右避了,也不用再为各种纷繁的人事公务所恼了,他开始有更多的时间来亲近自然,更多的空闲来思索人生宇宙了。实际上在黄州苏东坡确实对自己做了深刻的剖析。他开始明白自己之所以老是处在风口浪尖就是因为他太锋芒毕露了太好发议论了,才华外炫自然遭人嫉恨!被贬黄州的日子里苏轼开始参佛开始养生,寻求一种自然超脱的人生境界,这时黄州的自然风物给了他灵感,面对浩浩赤壁他感慨万端写下了千古名篇《念奴娇•赤壁怀古》,让我们再来感受那磅礴的穿越历史时空的不朽之作: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间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风景的壮阔、历史的波澜、英雄的神采、个人的悲叹、人生的哲悟,被东坡的一股浩然之气吞吐得慷慨激昂,被东坡的一腔多情热血渲染得浪漫情长。人生不过百年再伟大的事业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沉没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之中,如梦的人生里有什么是最真的呢!不如举起这杯酒同天地干了同江河日月干了!豪气与怨气、高兴与伤感,都随着这杯酒喷薄而尽!历史荣辱个人得失在东坡看来都不那么重要了,正如这一时期他的另一首词中说道的那样:“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无晴无雨,无悲无喜,宠辱两忘。那么这时苏东坡追求的是什么呢?每日躬耕陇亩,闲时放浪山水,在自然中放松心情寻求超脱。从当时的一首词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他澄澈的心境:


                西江月

 

    照野弥弥浅浪,横空隐隐层霄。障泥未解玉骢骄,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风月,莫教踏碎琼瑶。解鞍欹枕绿杨桥,杜宇一声春晓。


  整首词在内容上给我们呈现的一幅空明和谐的景象,在感情上也将词人的那颗赤子情怀表现得极为细腻。物我两忘、超然洒脱、淡泊而快意,这应是苏轼当时被贬黄州后的心态了。这既是对人生苦难的超越,也是对自我境界的完成。很喜欢余秋雨在《苏东坡的突围》里说的那段话:“他,真正地成熟了——与古往今来许多大家一样,成熟于一场灾难之后,成熟于灭寂后的再生,成熟于穷乡僻壤,成熟于几乎没有人在他身边的时刻。”什么是成熟余秋雨又说道“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颜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一种不理会哄闹的微笑,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那么,东坡的作品也开始有了变化不再是以前那样引经据典洋洋洒洒气势恢宏,“勃郁的豪情发过酵”前后《赤壁赋》出来了。让我们再来感受其中经典的语句——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哲思理趣之间不乏潇洒从容似庄生天籁。


  从黄州到儋州是有一个过程的。元丰八年神宗病逝,哲宗继位,高太后听政,苏东坡受太召还朝。元祐元年四月王安石去世,九月司马光去世。朝廷中因政见不同分成三派——程颐为首的洛党、苏轼为首的蜀党、刘挚为首的朔党,党争愈演愈烈。元祐八年高太后崩,哲宗亲政。苏轼又开始了新的一轮贬谪,由北向南,五十九贬英州、六十一贬惠州、六十二贬雷州、六十三才贬到了天涯海角——儋州。在儋州即今海南岛苏东坡度过了人生的晚年。那么我们看看这位老人给海南岛留下了什么,海南岛几乎作为他的归宿又给予了他什么呢?


  海南真可称蛮荒之地根本不适宜中土人居住,苏东坡在日记中写到—— 岭南天气卑湿,地气蒸褥,而海南为甚。夏秋之交,物无不腐坏者。人非金石,其何能久?都到了人非金石,其何能久的地步了,可以想象当时环境的恶劣,何况当时苏东坡一无所有。可他就是广结善缘,一去当地的县官就主动跟他搞好关系,因为他早就听说苏东坡的大名景仰得不得了。苏东坡的住房问题一下久解决了。但作为一贬谪之臣且年近古稀,苏东坡是怎样看到他所面临的一切的呢?他似乎始终不忘自己的儒者身份,在海南又掀起了改革之风,在当地办起学校,教化民俗。经历这么多的大风大浪,苏东坡似乎没有把贬谪到海南这么远的地方当回事,他没向以前那样老是恋着自己的家乡,他在岭南时就说过:“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生活再苦他也要甘之如饴,“人生看得几清明”何不及时行乐,他在海南写给朋友的信中说:“尚有此身付与造物者,听其运转流行坎止无不可者,故人知之,免优煎。”他不仅自己达观还要劝别人不要太为他担忧,这样的精神境界能不让我们佩服吗?历史上被贬的文人多着呢,能像苏东坡这样的有几人。听听白居易在《琵琶行》里的凄凉之音——“我从去年辞帝京,谪居卧病浔阳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住近湓江地低湿,黄芦苦竹绕宅生。其间旦暮闻何物?杜鹃啼血猿哀鸣。”再看看苏东坡的旷达之语——


            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
            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声。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我无意拿白居易和苏东坡做对比只是想说明两个人在对待困苦打击时的的不同心态,苏东坡苦中求乐,从最贫瘠的景象中他看到了美,因为他把苦本身也看作了一种美。苦雨终风须解晴,哲宗去世,徽宗继位,天下大赦,苏轼北归。然而,途中却暴病,于1101年7月28 日卒于常州。一代文学巨星终于陨落了,这位有着铮铮铁骨的老人终于倒下了,多少磨难既练就了他巨大的人格魅力也丰富了他的人生,在中国没有第二个文人像苏东坡那样赢得那么多人的敬意与喜爱。


  结束语:关于苏东坡讲了这么多其实最想说的是,苏东坡最伟大的地方在于他的人格魅力,人格魅力不一而足,最欣赏处,“可爱”二字也。他用自己的人生哲学坦然面对万事万物,秀出了个性,活出了自己。

责任编辑: pengs   
  访客留言:
给本文留言